建材资讯

Purchasing information

首页 > 建材 > 国内建材

陶瓷砖一再降价 拿什么拯救我们的陶瓷出口?

    21.31亿美金,2017年上半年我国陶瓷砖出口额同比下降29.67%;4.28亿平方米,2017年上半年我国陶瓷砖出口量同比下降10.22%。2017年8月底,中国海关总署发布了这些数据。

    出口额下降幅度高于出口量降幅,这并非我国陶瓷砖出口首次出现这样的变化——2016年,我国陶瓷砖出口额为55.31亿美金,同比下降33.57%;出口量为9.93亿平方米,同比下降6.62%。

    而在2017年上半年,我国陶瓷砖出口平均单价再刷新低,仅有4.98美元/平方米,这一数据在2014年、2015年和2016年分别为6.93、7.31、5.14。一边是价格的大幅度下降,另一边却是近两年我国陶瓷砖生产成本不断攀升,部分品类产品的出口平均售价已经逼近正常生产成本。

    以价格换取市场,是目前绝大多数陶瓷企业出口迫于无奈的选择。但从长远来看,当出口价格越来越逼近生产成本,企业终究无法再以价格换取市场,届时该怎么办?

    从“白菜价”杀成了“咸菜价”

    “我做陶瓷砖出口这么多年,看到的都是降价,从未见过涨价。”一位进出口贸易公司(主营陶瓷砖)总经理程毅(化名)告诉记者,目前占其公司出口份额最大的釉面砖(吸水率在0.5%以下),2016年该产品平均出口单价维持在6-8美元/平方米,而今年就直接下调至5.5-6.5美元/平方米。

    据悉,我国陶瓷砖产品出口单价截止2015年,整体呈上升趋势,与程毅的感受有所区别。但从2016年起,我国陶瓷砖出口单价骤降。

    尽管对出口降价有心理准备,但惨烈程度仍超出程毅的承受能力。他告诉记者,我国陶瓷砖产品产能严重过剩,尤其近几年,我国有相当一部分陶瓷厂陆续上马宽体窑(日产能普遍高于3万平方米),期许通过扩充产能、进一步提升生产效率来获得规模效益。

    随着生产技术的成熟、产能的扩大,理论上生产成本的下降确实可以促使部分价格虚高的陶瓷砖产品价格回落。但另一方面,自2015年起,我国陶瓷砖生产环保执行标准趋严,不仅带来陶瓷砖生产成本的直接上涨,而且推高了陶瓷砖生产所需原材料与化工料的价格,间接增加陶瓷砖生产成本。

    据不完全统计,8月份,氧化铝的价格为2750元/吨,9月4日,氧化铝价格已经突破三千大关,氧化锌、硅酸锆、熔块、稀释剂等全线猛涨,煤炭、泥沙料亦蠢蠢欲动,大有疯涨之势。

    结合我国当前陶瓷砖生产现状,以全抛釉产品为例,其平均成本普遍上涨超1元/平方米,以600×600mm全抛釉出口平均单价,2016年还能维持在4.5美元/平方米,目前则下落到4美元/平方米。

    “纸箱价格在短短一个月内就连涨数次,600×600mm规格全抛釉三层包装箱,价格从原来的1.2元/个涨到了1.8元/个,五层包装箱价格就涨到2.4元/个。”有业内人士指出。

    “陶瓷厂面临生产成本的普遍上涨,压力极大,而我们的日子亦不好过,陶瓷砖出口贸易利润越摊越薄,薄得我们自己都难以相信。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得千万百计稳住客户,不论是零利润,还是亏本。”程毅分析指出,我国陶瓷砖产品利润透明,贸易公司可操作空间相对较小。

    目前,广佛两地主营陶瓷砖进出口的贸易公司的毛利率普遍是3-5%。陶瓷砖出口还面临瞬息万变的外部环境,其中较为直观的是汇率的频繁波动。“未来两个月,我国陶瓷砖外贸可能还会因此而承受更大压力。”有业内人士如此认为。低端市场议价能力越来越低,是不是转战中高端产品就能获取合理的利润?并非如此!资深人士指出,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届时竞争会更加激烈。“因为我国陶瓷砖出口贸易商、企业有可能一哄而去争夺中高端市场,所以陶瓷砖的出口单价有可能被再次杀成‘白菜价’,直至‘咸菜价’”。

    他进一步指出,“更何况,我国陶企出口长期以来以低价去抢占市场,其低廉的产品形象,也根本无力在短期内抢占中高端产品市场”。

    “杀机”四起的国际环境

    “白菜价”或“咸菜价”,就能换来我国陶瓷砖出口量的增长吗?程毅坦言“并非如此”。恰恰相反,自2016年起,尽管我国陶瓷砖出口价格不断下调,然而出口量亦在减少。

    佛山一知名陶瓷企业出口部经理告诉记者,其公司2016年出口至印度尼西亚的陶瓷砖总量为50万平方米;2017年1-8月的出口量还不及去年的一半,预测直至年底,2017年出口总量也无法达到2016年的成绩,甚至可以说“相差甚远”。

    据悉,陶瓷砖出口量下降的现象并非个案,与程毅经历同样遭遇的陶瓷砖进出口贸易公司或陶瓷企业不计其数。海关数据显示,从出口额增速来看,上半年我国陶瓷砖仅对香港、印度尼西亚同比正增长,增速分别为46.14%与5.61%;其余大部分地区为负增长。

    与之相反的是,近几年,中国陶机设备出口量连年上涨,推动包括印度、越南等国家陶瓷产业的发展。据本报不完全统计,2015年印度新上陶瓷生产线近60条,2016年这一数据增长到100余条;不少业内人士预计,在2017年,印度陶瓷产业扩张的速度依然会保持去年的发展势头,新增生产线数量或再度突破100条。

    有深耕印度市场的陶机设备商粗略统计过,目前,中国陶机设备在印度市场的占有率高达80%。

    随着这些国家陶瓷产业的发展,当地政府出于保护本国产业发展的主旨,纷纷发起反倾销调查,出台征收高关税、技术性贸易措施、进出口认证流程复杂化等政策,以致我国陶瓷砖再也难以轻松进入当地市场。

    以埃及为例,2015年12月30日,埃及贸工部对埃及出口商品的生产厂商需在埃及进出口控制总局(GOEIC)注册,未完成注册的厂商,埃海关将对其产品不予放行。该新规在出台两个月后(2016年3月1日)已正式生效。

    在该制度正式实施后,许多中国陶企或贸易商因拿不到埃及注册证,失去了该市场。在此背景下,我国陶瓷砖出口埃及的量几乎锐减为零。

    除此之外,还有包括马来西亚、厄瓜多尔、菲律宾、泰国、印度尼西亚、沙特等多国,也陆续开始针对陶瓷产品不断制定新的技术性贸易措施,提高当地对进口陶瓷砖的要求。这些都对我国陶瓷砖出口产生不利影响。

    佛山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国家建筑卫生陶瓷检测重点实验室高级工程师刘亚民建议到,未来出口商应该更重视出口目的国在建筑设计、建筑法规中对陶瓷砖的性能指标以及对陶瓷砖产品包装标识等方面的要求,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责任编辑:吕丽萍

支付完成

免费咨询

  • 郑小姐: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400-012-5630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