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商道网
400-012-5630

日化资讯

Purchasing information

首页 > 日化 > 最新信息

余雪玲:过去因不规范而发财,未来因规范而发展

日化资讯

       1978年,在中国改革开放的东风下,国内化妆品行业正式起步。彼时,地处广东省的一众化妆品企业,毫无意外地成为了这一过程中最先受益的一批企业。时至今日,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囊括全国50%以上化妆品企业、化妆品配套产业链最为完善的广东省,其过去40年的发展历程,几乎可以看作整个中国化妆品行业发展的一个缩影。

       也恰是在这种产业迅速发展的背景下,服务于广东省化妆品行业的广东省日化商会于1999年正式成立,且在过去将近20年的时间里,成为推动广东省化妆品行业健康、良性发展的重要一环。

       7月中旬,在广东省越秀区朝天路工商大厦古朴而又宁静的办公楼里,我们见到了广东省日化商会执行会长余雪玲。对于广东省化妆品行业过去10年的发展及变化,这位陪伴商会及广东省化妆品企业成长多年的见证人,有着足够多的话语想要表达。

通过日积月累的学习逐步走向规范

       如文章开头所述,广东省作为中国的日化大省,过去40年对中国化妆品行业的推动意义重大。然而,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这40年当中的前30年时间,其几乎都是以一种野蛮生长的姿态在发展,而所谓的规范化发展,也不过是近10年以内的事情。

       2007年,代表广东省日化商会去卫生部编委会参与化妆品标签标识法规讨论的余雪玲惊讶地发现,卫生部标准专业委员会的专家委员中,外资企业的代表几乎占据了主导地位,而国内企业的代表仅上海家化一家。后来,余雪玲才了解到,彼时国内化妆品行业的法律法规大部分由外资企业主导,一方面是因为国内化妆品企业当时在法律法规方面的意识较为薄弱,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它们在这方面根本没有相应的人才可以参与讨论。

▍广东省日化商会余雪玲(中)、青眼合伙人杜敏(左一)、本文作者车思洁(右一)

       因此,2008年9月,广东省日化商会成立法规专业委员会,开启了化妆品行业法规人才的培养之路。“那时候很多企业都没有设立法规部门,也没有专人进行这方面的管理。”不过,即便在这种背景下,广东省日化商会还是拿出了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决心,严格要求企业哪怕没有专人负责这方面内容,也要指定一个人兼职到商会进行学习。

       “最开始我们是从《化妆品卫生监督条例》(1989版)一条条学习下来的。”提及当初组织企业学习法规的艰辛,余雪玲不免显得有些感慨,但同时她又无比欣慰,“如果当初我们没有组建这样一支队伍,今天企业面对层出不穷的监管政策,遇到的困难和挑战可能更多。”

       也正是秉承这种敏锐性,2008年广东省日化商会又发现了国内化妆品企业在申请发明专利方面的缺陷,并于2009年开始小规模对化妆品企业进行知识产权方面的培训。2010年1月,广东省日化商会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成立,正式大规模面向企业做知识产权方面的培训。这期间,广东省日化商会不仅邀请到国家专利局的相关人员为企业授课,还总共为企业开展了6期知识产权方面的培训,共培养了将近600人次。

       “我们看到,2010年全国化妆品行业中发明专利的申请数量是成倍增长的。”余雪玲的语气里满是自豪,在她心目中,广东省化妆品企业在这一过程中的贡献无疑是巨大的。同时,余雪玲也深信,正是过去10年广东省化妆品企业坚持在法规、知识产权等方面进行日积月累的学习,它们才一步步走上了今天规范化发展的道路。

广东化妆品企业并非不注重品牌塑造

       不过,一个难以忽略的现实状况是,近两年,随着东方美谷以及美妆小镇等新兴产业集群的出现,以广东为核心的珠三角区域在化妆品产业中的地位,正逐步受到以上海、浙江、江苏为代表的长三角一带企业的挑战,且越来越多的声音表示,相比珠三角的企业,长三角的企业更注重品牌的打造。

       面对这一声音,余雪玲并不急于解释,但显然,她是不认同外界这一评价的。她举例,作为全国拥有最多驰名商标的省份之一,早在2008年,广东省拥有驰名商标的化妆品企业,就已经占据了广东省所有拥有驰名商标的企业的五分之一。而这一点,无疑是广东省化妆品企业注重品牌塑造最为直接的体现。

       但同时,余雪玲并不否认,近几年广东省大型化妆品企业的力量确实在削弱,且逐步被长三角的企业所赶超。经过观察,她总结出三点原因:其一,相比江浙一带大型企业更多、小型企业较少的局面,广东省则是小型企业的数量居多,而这便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广东化妆品企业老板的格局还不够大;其二,许多化妆品企业从传统流通渠道跨越到CS渠道的过程中,难以适应这种思维习惯的改变;其三,面对互联网等新兴渠道的崛起,以往很多生存得还不错的企业,因畏惧渠道间的利益冲突而不愿意走出舒适区。

       因此,今年广东省日化商会开始着手改变企业老板的意识,“下个月,我们有一个专门针对企业老板的专题培训。”余雪玲笃定,在当下快速变换的市场环境下,老板更应该保持不断的学习,因为,如果老板的知识系统无法得到更新,其与职业经理人的交流就难以达到同一个层次,企业也更容易错过一些机遇。

       除此之外,今年广东省日化商会为加强对企业经营管理的培训,还举办了第一期化妆品企业质量负责人的培训。区别于行业内其他类型的化妆品企业质量负责人培训,广东省日化商会在满足化妆品企业应对国家抽检的培训需求之外,还加强了关于企业精细化管理方面的培训。

       “企业安全质量管理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而不仅仅是为了应对国家的突击检查,因此,企业要真正地把各个部门的质量管理做到位,来推动整个行业的长足发展。”余雪玲斩钉截铁。

企业的整合及供应链管理能力很关键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化妆品零售总额为2514亿元,同比增长13.5%。另据中商产业研究院预计,2018年全国化妆品类消费将继续保持稳中有长趋势,预计零售额将达到2718亿元。这些数字,无疑暗示了中国化妆品行业欣欣向荣的发展势头,以及中国化妆品企业不断扩大的规模。

       然而,余雪玲认为,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化妆品企业已经由“做大”走向了“做强”。在她的理解中,企业“做大”更偏向于规模层面,而企业“做强”则意味着是否具备核心竞争力。她以电器行业的格力和美的这两大巨头企业为例,同样是两家数一数二的企业,格力的核心竞争力在于技术研发,而美的虽未曾在某一个领域做到最强,但其却凭借着强大的整合能力及供应链管理能力,也成为国内电器行业中的佼佼者。

       也就意味着,企业能否“做强”的决定因素是多样的,而关键就在于企业如何思考和决策。类比到化妆品行业,亦是如此。典型如韩国爱茉莉集团率先发现气垫这一品类后,将这种能为消费者提供便利的使用方式发扬光大,并一举走在了世界前列。而这种另辟蹊径的思维方式,也正是韩国化妆品产业能够迅速屹立于世界之林的关键因素。

       在余雪玲看来,现阶段中国化妆品企业在原料、技术等均还落后于宝洁、欧莱雅等外资企业的背景下,如果想要改变世界化妆品产业的发展格局,亦可以通过包装、使用方式等能够改变消费者习惯、为他们带去便利的创新方式,为自身争取一席之地。

       与此同时,这种对品牌的整合能力以及供应链的管理能力,在当下国内化妆品企业越来越多地走出国门、面向世界的过程中,也显得尤为重要。结合早期国外品牌切入中国的经验和教训,余雪玲指出,现阶段中国化妆品企业“走出去”不能只是依靠当地代理商的渠道资源,还必须自己掌握一定的控制权。“因为如果不这样,到最后我们也会落得被抛弃的下场。”

       加之,当下中国化妆品企业“走出去”,不仅有中国“一带一路”等政策作为背景依托,还有各种行业协会为其保驾护航,均增添了中国化妆品企业的信心。去年,广东省日化商会还成立了中国-东盟日化行业合作委员会,余雪玲表示,这一合作委员会的成立是希望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遇到文化差异以及语言不通的情况时,能够有一个可以交流和解决问题的平台。

       “只要中国企业认认真真走出去,一样可以抢占国际市场。”余雪玲深知,这一过程必然充满艰辛,但只要企业老板下定决心,假以时日一定能够实现。“过去,企业因不规范而发财,未来,企业因规范而发展。” 采访结尾,余雪玲铿锵有力地吐露了她对于中国品牌的期许。

微信扫码支付完成后,点此文章自动删除

在线

  • 郑小姐: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400-012-5630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