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资讯

Purchasing information

首页 > 印刷 > 国内印刷

大数据时代 学术出版怎么走?

    每年买书的花费超过5位数,而且90%在书店购买,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副所长汪朝光笑称自己是实体书店的“死忠粉”。在他看来,对于出版业来说,内容是至关重要的,大数据时代为学术出版的销售提供了多种可能性。日前,和他一起参加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等主办的第七届中国学术出版年会的业界人士就此展开研讨。

    如何做?6个关键词重新定义学术出版

    正如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局长马援所说,作为哲学社会科学向大众普及、传播的媒介,学术出版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随着数字时代的来临,基于大数据的数字出版给传统出版注入了活力。

    “大数据将重新定义学术出版。”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社长谢寿光认为,学术资源整合、学术研究服务、学术成果分享和存储(积淀)平台成为大数据时代学术出版的内涵,而当今编辑的主要功能应该是知识价值的发现者、学术规范的维护者、学术成果的传播者、学术研究的服务者。

    日前,工业和信息化部正式印发《大数据产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全面部署“十三五”时期大数据产业发展工作,加快建设数据强国。大数据如何改变学术出版?谢寿光就此给出6个关键词。专业,包括出版物的专业性、出版规范的专业性和人员、流程的专业性,即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服务,学术出版人应从关注产品彻底转换为关注服务,为学术研究全过程提供数据、规范、传播、评价等全方位支持;融合,驱动出版业务流程科学化、精准化;主题,指产品的主题化、系列化,这可以填补传统出版产品单一性、封闭性的短板;连续,学术出版机构可以建立学术评价平台,得到多元化、多维度的评价结果;平台,真正搭建起专业知识整合的平台、专业知识服务的平台、专业信息推送的平台。

    怎么卖?互联网思维支撑数字化营销

    如何在数字时代做好学术出版物的销售?汪朝光举例说,自己去年在北京的一家书店买了6000多元的书,而这家书店对他没有任何表示。相比之下,作为某航空公司的金卡会员,他每次乘飞机一落座,就会有空姐嘘寒问暖。“其实,有1000个像我这样的购买者,比1万个随机购买者对于一家书店来说要重要得多,这就需要依赖于大数据的作用。”

    在对选题没有把握或对起印数拿不准的情况下,众筹无疑是判断和验证的途径之一。在众筹网出版行业合伙人张雁看来,众筹的核心价值就是“筹人、钱、智慧”。她表示,众筹网已经和全国500多家出版机构建立了密切的项目合作关系,让市场来验证选题的可执行性。“2016年,我们成功复活了近700个选题。”

    200家门店、40万种书,什么时候该配什么样的书?这是新华文轩在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董事长张践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在她看来,新技术极大地改变了服务方式、业务流程和业务模式。该公司目前的做法是,把当当网、京东和其他在互联网上得到的数据用于实体书店的决策,同时将原来已有的客户通过互联网技术进行定向服务。

    陕西嘉汇汉唐图书发行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唐代伟说,目前每天有近百人花30元钱办理嘉汇汉唐书店的会员卡,其中大多是老师、学者。“这些有淘书习惯的爱书人是我们最基础、最核心的消费群体,我们会尽力用信息化手段为他们做好服务。”他透露,下一步将打造智慧书城,运用大数据对读者需求进行智能分析。

    “未来,大数据将给学术出版带来新的良好的学术出版生态,而这个生态是由出版人、研究者和知识消费者共同组成的。”谢寿光判断。

责任编辑:刘青青

支付完成

免费咨询

  • 郑小姐: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400-012-5630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